信息中心
您的位置: 首页
>> 信息中心 >> 各地动态

【助力共同富裕】武义“陈工”三进南疆 传播共富“种养经”

来源: 金华统战 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8-27 打印本页 字体:

8月19日晚8时许,在新疆阿克苏地区乌什县依麻木镇,刚下班的陈金生正与家人微信视频:“这边天还亮着,那边怎么样?你们睡得好不好?年底我争取回来。”

3年援疆期满后,又过了快两年,武义“陈工”的归期仍遥遥无期,可他似乎也没那么着急了。

不知从何时开始,依麻木镇的村民们都习惯喊他“陈工”。4年多来,他想过打退堂鼓,却架不住当地干部群众一次次的热情挽留。靠种黑木耳致富的村民吉力力说:“等陈工真要回去时,一定得宰头羊为他送行!”

陈金生今年62岁,是武义县三港乡曳坑村的农民,早年靠着种菇脱贫致富。2017年5月,浙江省启动为期近3年的援疆食用菌项目,在全省范围内招募农技员。陈金生主动报名并入选,一同前往新疆乌什参与黑木耳种植,开始了他与新疆的不解之缘。“正因为家乡干部的帮扶,我才走上了种菇脱贫的道路,如今有这个机会,我希望能帮到更多的人。”陈金生说。


初见  在天山山脉国境线以南


乌什县依麻木镇,地处阿克苏地区最西边,距家5000公里,以天山山脉中梁与吉尔吉斯斯坦交界,是陈金生在援疆项目期间要待的地方。

初来乍到,他住在该镇托万克麦盖提村的工作队宿舍。驻村工作队队长李科琼领着他挨个村认路、认人,由于人多名字杂,陈金生慌里慌张没记住几个,但那之后每次他进村,总有人跟他打招呼:“陈工来了啊!”

依麻木镇地域广阔,村与村之间普遍隔着十几公里,为方便陈金生出行,镇政府专门给他配了辆摩托车。他叫不出牌子,只觉得特别好用,奔驰在旷野里,感觉大地都在颤动。

虽然村民们很友善,但毕竟身在异乡。陈金生吃不惯这里顿顿面条,气候和时差也不适应,每天最放松的时刻便是晚上与家人视频聊天。日子久了,家是真的想念。

平日里,陈金生每天骑着摩托来往各村,手把手教导农户栽培技术。曾顶着零下20摄氏度的天气,到农田查看黑木耳的冻损情况;也曾连夜与村民合力搭建保护棚,抵御强风沙。“陈工,亚克西(非常棒)!”作为首批黑木耳种植户的吐尔逊·毛拉克表示,以前自己种果树年收入不到800元,如今年收入是原来的10倍。

图片

陈金生进疆不到一年,推动依麻木镇栽培108万棒菌棒、增收数百万元。截止2019年底项目期满,近三年时间,他带领当地9个村共计680个贫困户从无到有种起黑木耳,成功实现脱贫。

分别在即,当地镇村干部却有些为难。思量再三,在托万克麦盖提村村干部阿迪力的建议下,大家硬着头皮找上陈金生:“陈工啊,虽然我们脱了贫,可黑木耳只有4到8月份能长,其他时候地里还是荒着的,看着揪心。你经验足,大家都信你,能不能再培育点什么?”

陈金生一愣,当即想拒绝,因为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搞定的事。话到嘴边,看着大家殷切的目光,却变成了“要先考虑考虑”。

回武义考虑了整个春节,他答复镇上:“再陪你们干一年,让乡亲们早日富起来!”


二进疆  逆着归途踽踽前行


2020年春,陈金生独自乘上了飞往新疆的航班。

对于他的“二进疆”,老伴李伟香很是不解:“在那边的时候,天天念叨着想家,这才回来多久,怎么又脑袋发热了?”别说老伴,陈金生自己都拿不准:“这趟真的该去吗?”

所有顾虑,在抵达依麻木镇,看到阿迪力和村民们齐刷刷上前迎接的那一刻,都烟消云散了。

众人经过多番试验,决定新品种选择种香菇。一是考虑到效益不错,二是香菇一年四季都能种,此外,镇里为发展黑木耳产业本就建了菌棒厂,可以兼顾香菇菌棒生产。

图片

有着丰富香菇种植经验的陈金生,再度挑起重担,被聘为菌棒厂副厂长。镇里开出的年工资是20万元,比起他在老家经营农场,一年要少挣五六万。“如果是为了钱,我就不来了。”陈金生豁达地说。

担任副厂长以后,陈金生搬离原来的宿舍,从此吃住在厂里。平日不仅负责从菌棒生产到培育的全流程把控,还开设了相关培训课程,为需要工作岗位的村民“充电”。

菌棒厂现有70多名员工,基本都是年轻人,以前他们只有外出打工和在家务农两条路。很多人跟不上进度,陈金生就“开小灶”,下了班继续给他们辅导。让陈金生感动的是,有一回,这些小伙子自发凑钱买了烤全羊请他吃。在新疆,请烤全羊是对宾客极高的礼遇。

按照陈金生提供的技术规范,镇政府还在菌棒厂附近新建了占地4200多平方米的10个食用菌大棚。过去,每年10月以后,当地农田会因为结冰无法耕种,走在田间看不到人。但这年冬天,由于盖了大棚,农田里前所未有的热闹。

2020年,依麻木镇生产香菇10万棒,单个菌棒大约能获利5块钱,愈发坚定了当地大规模种植香菇的决心。


又一年  万里迢迢再护一程


一年转眼过去,陈金生的聘期已到。可厂里小伙子们才刚刚上手,农户们正准备来年大干一场,这当口怎么能少了顶梁柱?无奈之下,驻村干部陈光只得又找到他。

明白对方来意之后,陈金生这次回答得比较干脆:“行!我们的香菇才刚起步,现在抽身我也不太放心。再待一年,打一下基础。”

说到做到。回武义度过短暂的春节,三月,陈金生再度踏上征程。陈光开玩笑说,这万里回家路,你走得真是一步三回头。

今年,在陈金生的推动下,工厂增设了生产流水线,计划全年要培育黑木耳200万棒、香菇50万棒。他算了笔账,过去村民们种玉米种蔬菜,每亩地收成大概七八百元,现在种植食用菌,每亩利润过万元。

曾经深度贫困的地区,现在一年一个新变化。壮小伙凯合日曼,曾经连机器都没有摸过,现已成长为菌棒厂的优秀技术工;丈夫去世后,图妮萨罕独自艰难拉扯着3个孩子长大,靠种植栽培菌棒收入8000多元,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。

村民杰力力·托合提说,以前自己一年忙到头种的小麦玉米最多赚一两万,现在在菌棒厂上班,一个月有5000元的稳定收入,再加上家里种的食用菌,全家年收入能达到10万元。

除了给农户们传授栽培技术,陈金生还在着力推进新品种栽培试验,现已培育猴头菇、榆黄菇各1万棒。他说:“我们的食用菌还比较单一,市场抗风险能力较差,当前要紧的是实现品种多样化,让乡亲们的致富路走得更稳。”

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