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中心
您的位置: 首页
>> 信息中心 >> 他山之石

临海创新基层协商民主纪事

来源: 金华市统战部 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5-10-23 打印本页 字体:

有事多和群众商量

——临海创新基层协商民主纪事

本报记者 周咏南 朱海兵 廖小清

 

为什么有的惠民决策,却得不到百姓的理解与支持?为什么有的干部满腔热情做事,却得不到群众点赞?

这,不仅是基层干部常遇到的困惑,也是基层社会治理亟待解决的一个难题。

“干群肩并肩,力量大于天”。听老百姓说话、为老百姓谋事、使老百姓得益、让老百姓满意,目前临海19个镇(街道)、993个行政村和25个社区都建立了协商民主议事制度。今年1月至9月,全市共开展镇(街道)协商民主议事活动93次,村(社区)协商民主议事活动3340次,对910多项民生决策达成共识、化解矛盾纠纷820多起,群众满意率逾95%,信访总量同比下降30%以上。

日前,中央社会主义学院调研组的专家在临海走村入户,这里“群众积极议事,干群合力干事”的氛围,令他们赞叹不已,称临海为全国基层协商民主建设探索了一条新路子。

聆听好声音——

问计于民常协商

“强台风‘杜鹃’虽然是虚惊一场,但给我们敲响了警钟,利用秋冬时节抓排涝工程进度,是当务之急。”这些天,在临海市大田平原排涝一期工程现场,负责人李亮正忙着和村干部一起丈量土地、核查青苗,“多亏各村有协商民主议事会,首批22个村的土地报批组件工作快完成了。”

这一工程是省重点项目,总投资达13.3亿元、工期为36个月。项目建成后,大田平原排涝将达10年一遇标准,防灵江洪潮达50年一遇标准。对这一民生工程的上马,饱受洪涝之苦的当地人无不欢欣鼓舞。但由于工程涉及村子多、征地量大,村民们各有顾虑。

“邵家渡街道的工程建设用地达1392亩,征地涉及22个村,一开始我们压力很大。”街道党工委书记项慧明告诉记者,当时正值市里推行协商民主议事制度,“我们思量再三,决定放手试一试,大家的事情大家商量着办嘛。”

率先“吃螃蟹”的是大路章村。今年4月28日,大路章村召开首次协商民主议事会,由村两委干部、村老年协会代表、党员代表、村民代表等组成的22名成员,你一言、我一语,气氛相当热烈。不少人提出:“我们是农民,祖祖辈辈以土地为生。这些年因为搞建设,村里土地陆续被征用,以后的生活怎么办?”

要让群众理解和支持,得先让群众受益。街道负责人有问必答,并当场承诺:“土地政策处理,街道不会与民争利。失地后的养老保险等问题,一定按照政策兑现,请大家放心。”

很快,议事会达成一致意见。两天后,村民代表会议表示认可,同意征地。

结果,22个村只用了32天,就全部完成征地村民代表签字这项艰巨任务。对这一惊人速度,大路章村民主协商议事会成员周远跃解释:“议事会上,什么需求都可以说,什么意见都可以提,问题全摊开了,大家心中的疙瘩自然也消除了。”

有矛盾不回避,有问题不掩饰,有意见不搪塞。在去年4月开始协商民主议事试点的206个村中,临海规定,每月定期召开协商民主议事会议,凡是涉及各村设施、服务、秩序、安全、土地征用、财务收支等与村民公共利益有关的事务,全部公开透明,通过充分协商讨论作出决策、予以解决。

“基层协商民主议事的核心,就是‘民事、民议、民决’,百姓的事由百姓商量着办。”临海市委宣传部负责人认为,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开展基层协商民主议事,将有效保障群众的知情权、发言权、决策权,筑起党委、政府与群众之间的协商平台,确保决策科学、民主,也能得到干部群众的理解、信任和支持。

汇聚正能量——

问需于民知冷暖

古道悠悠,沿途枫叶渐次变红,漫步在落叶缤纷的石板路上,犹如穿越上千年历史。

位于临海与天台交界的黄南古道,始建于北宋,是国内迄今保存最好的古道之一,也成了周边村民的致富之路,每天来徒步的游客络绎不绝。

连接白水洋镇山下的下宅村和古道起点的大泛村,有一条全长3.67公里的盘山公路,如今正在拓宽。令村民欣慰的是,原本拥堵不堪、隐患重重的交通问题,有望得到缓解。

“从提出需求到作出决策,镇、村协商议事会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。” 白水洋镇党委书记林明大告诉记者,今年6月镇里举行协商民主议事时,公路沿线14个村的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坐到一起,商量如何合力将这件民生实事办好,“看到此情此景,熟悉当地民风的人,都会深感震惊和感动。”

白水洋镇地处临海西部。由于地理及历史原因,人们的性格普遍刚毅强悍、宗族观念根深蒂固,当地矛盾多、上项目难,信访事件时有发生,发展速度远远落后于其他省级中心镇。

如何突破困境?在深入调查后,白水洋镇于去年4月率先开始试行基层协商民主议事制度,成立镇、村两级协商民主议事会。

要取信于民,就得善于和群众商量。“凡涉及基层群众利益的事情,都要在群众中广泛商量、充分探讨,让群众议、由干部做。”林明大说,实施基层协商民主议事制度以来,群众气顺了,政府理直了,干事创业同心协力了。目前,全镇123个行政村和社区均建立协商民主议事会,47个重点项目推进加速明显。

山岙村的旧村改造就是典型案例。该村60多年来只建不拆,脏乱不堪,由于旧村改造涉及全村人的利益,大家意见不一,工作一时难于开展。

公信源于公开,支持源于理解。除了村两委成员、党员代表和村民代表外,村里将那些在群众中有威信、能说得上话的村民,聘为议事会成员,同时请来那些明确反对旧村改造的村民。大家齐聚一堂,多次协商,七易其稿,制订旧村改造方案。随后,议事会成员分头上门听取意见,做思想工作。最后,全村200多间、两万多平方米违章建筑、破旧老屋,仅用3天就悉数拆除。

“这项工作,全由村里自己解决,镇干部都没有参与。”村党支部书记张卫兵说,通过广泛协商,每个村民的需求和意见,在公开、公平、公正前提下,得到充分表达和满足,大家没什么意见了。

70多岁的困难户谢小苏,刚听说村里要拆老屋时,整夜睡不着觉。但她没想到,议事会早考虑到她们的困难,建议村里出资建造8间房子,永久性安置困难群众。“政策好,干部好,我也享福了。”住在亮堂的新房子里,老人热泪盈眶。

激发新活力——

问效于民促和谐

在尤溪镇会议室,记者见证了这样一场气氛热烈、掌声不断的协商民主议事会议。

“龙岭区块的旅游开发应该尽快实施,早开发,群众就早受益。”

“我认为要有发展眼光,应立足长远,做好规划,确保村民长远收益。”

“旅游发展起来后,环境卫生要跟上。”

该镇组织两代表一委员、各村代表、知联会、社会各阶层代表等30多人,这天协商讨论“龙岭区块旅游开发”。龙岭区块峰峦叠嶂、环境优美,群众对休闲生态旅游项目开发的呼声很高。

讨论中,各种意见建议不断汇总、商讨。宝田村党支部书记钱杰东说:“农民反映,征地后万一旅游项目经营不善,租金无着落,后续怎么保障?”岭脚金村村民金何生提出:“旅游业要发展,交通道路等基础配套设施也要加快建设。”

受现场气氛所感染,临海市农商银行尤溪支行负责人潘云灿当场表示:“只要有需要,我们将优化服务,并在贷款利率上提供优惠,切实搞好资金保障。”

做任何事,干群都要心连心、手拉手。“以前老百姓说机关单位脸难看、门难进、话难听。这些年反过来了,我们主动走到基层,才发现老百姓对我们有诸多误会,干部进村入户同样面临脸难看、门难进、话难听。”临海市委有关负责人说,干群之间的感情,关键在于多沟通。通过协商议事,干群之间接触、交流多了,感情自然深了。这也有利于促进干部作风转变,激发干事创业的新活力,营造同心同力的好氛围。

为确保基层协商民主议事高效可行,临海搭建了三个平台:建立镇、村基层民主协商议事会议平台,其中非党人士必须占50%以上;建立圆桌会商平台,议事会成员进村入户与群众面对面开展圆桌会商,或围坐田间地头讨论;建立网络互动平台,依托互联网开展参政议政。

括苍镇下外山村是当地的高山蜜露桃基地,品种优良,向来不愁销路。但近年来,由于种植规模扩大,出现了供大于求、压价销售的恶性竞争。为避免增产不增收,该村今年5月借助网络、微信等平台进行协商议事,广泛收集各方意见、建议。通过网上网下结合的协商议事,下外山村成立了桃农果蔬专业合作社,统一指导种植、收购、包装、营销,策划推出采摘游等活动。虽然今年遭遇台风,村里的桃子损失不少,但价格比往年高了三分之一,桃农赚得反而多了。

统筹负责这一制度实施的市委统战部负责人告诉记者,基层协商民主议事,主要分为决策性、执行性、调处性和监管性协商四类,相应建立民主提事、议事、理事和监事制度,“协商好不好,百姓说了算。每个协商民主议事会还设立专项监督小组,对协商过程、结果及其落实情况进行全过程监督。”

对此,白水洋镇中央屋村党支部书记李方省说:“现在镇、村有什么要紧事,各方坐在一起商量,大家都当成自己的事来做了。”

中央社会主义学院调研组认为,临海在坚持党建引领的前提下,广泛开展基层协商民主议事,实现了为民作主到让民做主的转变,找到了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,成为化解矛盾、凝聚共识、汇集众智、推动工作、实现善治的一把“金钥匙”。

协商民主议事,也因此有力助推当地的重点项目、重点工程建设。今年1月至9月,临海市已累计完成投资106.82亿元,已完成年度计划的82.2%。



寻找最大公约数

朱海兵

风起于青苹之末。

协商民主,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中独特、独有、独到的民主形式,而基层民主协商,则是其中丰富、鲜活、生动的实践。

习近平总书记曾提出,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,有事好商量,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,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,是人民民主的真谛。

一切为了群众,一切依靠群众,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,把党的主张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。基层协商民主议事的核心理念是协商、对话、理性、共识,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之中,既尊重多数人的意愿,又照顾少数人的合理要求,使这种广泛商量的过程,成为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的过程。

临海的探索,富有借鉴价值。该市推行基层民主协商议事制度,坚持听老百姓说话、为老百姓谋事、使老百姓得益、让老百姓满意,营造了“群众积极议事,干群合力干事”的良好氛围。有媒体在盘点全面深化改革已经启动的39项改革时,把临海基层民主协商试点,列为“发展基层民主”唯一例子。

不过,开展基层协商民主是一项新的探索,是一项系统工程,需要久久为功,常抓不懈。各地应积极创造条件,持之以恒地推进基层协商民主制度化、规范化、程序化,使其融入日常工作中,体现在干事创业成果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(原载于《浙江日报》2015年10月23日第四版)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